浴室少女二十天 女網友酒店約會19歲大學生 從浴室出來后卻變了臉

時間:2020-11-28手機版

仙人跳這個詞大家可能常在影視劇中聽到,它是指以女色為誘餌,然后進行敲詐勒索的一個圈套。19歲的軍某就遭遇了這樣的經歷。他是北京某大學的大一學生,卻一時迷失了自我,掉入了仙人跳的陷阱。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2019年年初,嫌疑人問剛剛到北京讀大一的被害人小軍需要色情服務嗎?小軍對事情很好奇,然后就應了這個事,他就定好了酒店以后,對方給了他一個微信,然后他微信跟對方聯系,雙方約好在一月的某天晚上,在海淀的某個酒店見面。

與軍某在社交網站上交談的人又給了他一個微信號碼,加好友后發現,微信號碼的所屬人才是要和自己約會的女人。到了約定的時間,軍某在酒店的房間內等到了赴約的王某。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這個女孩進到浴室去洗澡,當時小軍應該是一種很期待,很好奇,很興奮的心情。

令軍某沒想到的是,王某從浴室出來后,并不是他所期待的浪漫約會,而是王某冷冰冰遞來的一部電話。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王某說你接個電話,把電話給了小軍。他拿過電話以后,對方就說我們挺不容易的,現在北京查的也嚴,你看看是不是應該給點辛苦費?他意思有很多兄弟在下面,如果你不給的話就報警。

電話另一頭的人威脅軍某,如果不給錢的話,他的約會行為就會敗露。第一次經歷此事的軍某十分害怕,全都按照對方的指示去做。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因為十多歲的小孩,也沒經歷過這種事情,而且是剛剛來北京讀大學的學生,想到自己將來的前程,也怕因為這個事情毀了,所以就妥協了,小軍掃二維碼給對方打了將近一萬塊錢。據軍某講,這些錢是他一年的生活費。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這個王某看到說確實沒有余額了,然后就走了。小軍說他當天回到學校以后,想了想也不能這樣,覺得還是應該報警,然后第二天鼓起勇氣報警。

收到錢后王某揚長而去,電話里所謂的幾位兄弟也沒有露面。軍某經歷的正是一場仙人跳的陷阱。而這起案件也正是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近期起訴的一起仙人跳型敲詐勒索案件。首先,犯罪嫌疑團伙當中負責聯絡的人在互聯網上尋找目標,以美女可以提供色情服務為誘餌,等待被害人上鉤。第二步,當聯絡人與被害人約好見面的時間地點后,犯罪嫌疑團伙中的一名女性到酒店房間赴約。第三步,實施敲詐勒索。這名女性犯罪嫌疑人會讓被害人聽一通電話,而電話另一頭的犯罪嫌疑人以告發其嫖娼、強奸等方式相威脅,讓被害人進行轉賬操作。

無獨有偶,就在軍某報案的十幾天后,到北京出差的林某也同樣掉入王某的仙人跳陷阱。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第二個案件的被害人小林是外省來北京出差的一個商人,也是通過社交網站認識了對方,然后對方也是跟他聊,把價格談好,也是約定了酒店。

與前一位被害人的經歷相似,同樣是女性犯罪嫌疑人王某到酒店赴約,同樣是王某從房間浴室出來后遞過來一部電話,電話那頭的開場白都相當雷同,那就是兄弟們送人來不容易,給點辛苦費。但是,林某的處理方式卻稍有不同。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稍有不同的應該是被害人的心理,因為小林是屬于已經三十來歲的一個商人,他還是見過一些這方面的事情。從一個細節能看出來:當時他的錢包里不止這五百塊錢,但是他只是想打發這個王某趕緊走,然后就只給了對方五百塊錢,說你趕緊走,不要就算。

據被害人林某講述,案發當晚是他在北京出差的最后一晚,第二天就要回去了,不想惹麻煩,因此希望花點錢把事解決??吹搅帜车膽B度后,王某也沒有再進一步敲詐勒索,趕快拿錢離開了。

在被害人軍某被敲詐勒索一萬余元報警后,辦案民警隨即展開偵查。經過調取案發酒店外的監控,發現了王某的行蹤。監控畫面顯示,案發當晚的11點05分,一名身穿黑衣服的女子拿著手機從畫面左側走入,并向酒店門口走去。二十四分鐘后,也就是當晚11點29分,從畫面的下方,也就是酒店門口處,與之前特征極其相似的女子快速跑出,并向畫面正上方的街道上跑去,隨后消失。警方根據軍某提供的時間線索,推斷這名女子就是王某。通過更加深入的調查,辦案民警在被害人林某住的酒店外設伏,抓獲了王某和茍某。

辦案民警:這是你手機嗎?是不是?

茍某:是。

辦案民警:幾部手機?兩部是不是?

茍某:是。

辦案民警:這個手機也是你的吧。

茍某:對。

辦案民警:知道為什么抓你嗎?

茍某:賣淫。

辦案民警:還有呢?

茍某:要錢。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他們是一個比較大的犯罪團伙,最開始,本案的嫌疑人茍某是之前那個團伙的司機,那個團伙也有他們的大哥,還有小姐、司機、打手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團伙。茍某在這個犯罪團伙里學到了整個仙人跳套路,就自己出來單干,他通過關系找了一個愿意做這方面的本案的王某,他們倆就開始接活。

二人組成新團伙網上尋作案目標

王某和茍某二人組成一個新的團伙之后,偶爾從之前的上家那里接活,也就是上家談好了目標后,由王某、茍某直接到酒店進行敲詐勒索。除此之外,他們也會自己去網上尋找獵物,自己單干。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如果對方有意向就開始進一步的談價格,讓對方去開好酒店,再跟這邊聯系,直接就去酒店。一般第一步就是先嚇一嚇對方,就是我們送人來挺辛苦的,先要好處費的這樣一種情況給對方說,然后如果對方不想給的話,那就會說我會報警。

兩人敲詐勒索成功后,按照比例分贓,得手后緊接著再找下一目標。根據檢察官以往的辦案經驗,此類仙人跳案件中的犯罪分子,屢屢得手,很少有被害人會反抗。

檢察官說,王某和茍某組成的犯罪團伙比較單一,遇到像林某那樣拒絕多給錢的被害人后就會離開。但有些犯罪團伙人數多,各司其職,如果遇到不給錢的被害人,真的會有人到酒店房間內進行威脅。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因為我以前還辦過很多這樣類似的案件,犯罪團伙會有一些打手,比如說司機,還會帶兩個小弟,最后真的有到房間里去敲詐,就是進去給對方一種視覺上的沖擊,讓對方害怕最后給錢。

檢察官提示,首先要提防落入此類仙人跳的陷阱,如果真的碰到此類案件,也要勇于報警。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檢察官金玉婷:這種案件我們總結有一個特點,就是一般抓到嫌疑人以后,嫌疑人供認少則只有兩三起,多則幾十起的都是有的,但是這些被害人卻很難盡數找到?;诩彝?、單位,還有自己學業各個方面的壓力,被害人選擇破財免災,沒有選擇報警。

上一篇:飛時 飛天時代楷模楊利偉一飛沖天 千年夢圓下一篇:馬克龍訪問乍得 中國網獨家專訪法國總統馬克龍

相關內容

  • 花束制作 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首次演練制作

    花束制作專題:圖片頻道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

    2020-12-14

  •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 邪惡動漫堪比邪教該打一場電子鴉片戰爭了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以游戲、動漫、網絡文學、直播、小視頻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內容產品,如今日漸風靡。規模巨大、幾乎全民參與的互聯網內容產業,在豐富社會文化與大眾娛樂生活、創造新業態新經濟的同時,也滋生了誨淫誨盜誨黑、誘人沉迷、蠱惑犯罪的網絡精神毒品。半月談記者在北京、江蘇、浙江、廣東、湖南等地調研發現,目前危害較大的網絡精神毒品主要有邪惡動漫與成癮性電子游戲等。其中邪惡動漫大都包含色情、血腥、恐怖、變

    2020-12-14

  •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廣東省政協主席。1945年9月生,廣東中山市人。1978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7年9月參加工作,大學學歷。1963年后,在中山大學中文系中文專業學習。1967年后,大學畢業待分配。1968年后,任臺山縣烽火角0507部隊戰士。1970年后,任廣東省革委會保衛組、省公安廳辦公室辦事員。1982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辦公室副科長。1983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

    2020-12-14

熱門tag

美女图片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