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你在哪拍的 那年在天安門留影的你在哪里攝影師為千張照片尋主人

時間:2020-11-30手機版

天安門前的金婚紀念照

帶著父親的照片來天安門替父圓夢

高源和他收藏的無人認領的照片

現在照片不值錢了,雖然嘴上這么說,但講起每張照片背后故事時眉飛色舞的狀態還是出賣了高師傅對這些照片的熱愛。

今年55歲的高源在天安門廣場拍了38年的紀念照,從最開始的國營照相館到現在的股份制公司,同一期的戰友有的辭職有的轉行,還堅持在廣場上拍照的只剩下他一個人。臨近退休,高源心里一直存著一塊心病,那就是為1000多張舊照片找到主人。

千張照片無人領取

最近幾天,高師傅很忙。去年9月,他在網上發布了一篇微博,文中寫道:我是天安門廣場的攝影師,從1979年開始就在天安門廣場給各地來北京的游客照相。早些年照相并不像現在能立等就取,而是通過郵寄的方式寄給游客,這樣就有由于各種原因被退回的照片。希望有在那時候照相的游客與我聯系,或到攤位找我認領。

近日,沉寂數月的消息突然再次被網友挖掘出來,引起了諸多關注。

事實上,高源保留的照片已達幾千張,僅今年未被游客領走的照片就有幾百張。上世紀80年代,由于在北京洗印彩色照片成本較高,高源所在的國營照相館只能選擇把膠卷送到長春進行洗印。一來一往,游客要拿到照片至少是在一個月以后了。因此,當時都是在拍照的同時請顧客留下地址,等照片洗出來后再寄到家里。但由于部分游客地址書寫錯誤等原因,幾年里竟有數百張照片被退回了照相館。

不過,現在高師傅手里保存的照片主要都拍攝于2000年之后。不同于此前照片因為地址錯誤不能寄到的原因,2000年后,照片洗印已經很方便,一開始是等2小時可取,到現在8秒就可以打印一張照片。但再快的速度,也趕不上人多。升旗、降旗或者節假日的時候,來拍紀念照的游人成千上萬,洗印時間自然會有所延長。一些跟隨旅行團來天安門游玩的游客由于時間限制,常常會等不到照片出來就得走。

就這樣,高源手里的照片越來越多。但那些他認為最有價值的、上個世紀的舊照片都在照相館搬家的時候銷毀了?;貞浧甬斈晁赫掌慕洑v,高源的第一反應是撕得手都疼,而在手疼背后,是他這些年一直念念不忘的心病,就覺得是個事兒,覺得挺對不起人家的,沒把照片送到人手里。

每張照片都有一個獨特故事

正是因為這個念頭,高源決定,要為這些被自己保留下來的照片找到主人。遺憾的是,從去年9月發布消息至今,僅有一張照片被領走。照片的主人公是河南一名姓李的農民。1985年,李先生帶著自己的父親來北京看病,在天安門前請高源為二人拍了一張照片,可惜遲遲沒有收到。如今,李先生自己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去年高源一行人為他送去照片時,老人正在住院??吹綇那暗恼掌?,老人顯得很高興。

但更多的人已經找不到了。高源自己說:現在照片不值錢了,很少有人會為一張照片找回來。不過話雖這么說,高源卻依然在想方設法地彌補遺憾。他說,只要有當年沒有拿到照片的游客找到自己,自己就會免費給對方拍一次照片。

之所以如此執著,是因為高源清楚地知道,天安門的這張紀念照對許多人都意義頗大。

五六歲的時候,高源第一次去了天安門,到了就不肯走,以為太陽是從天安門升起來的。長大后雖然已經明白童年的想法幼稚又可笑,但對天安門卻始終懷著一份特別的感情。也因此,高源格外重視給客人拍好天安門前的這張紀念照,有的同志一輩子就來一趟,尤其像以前,能出一趟門真是不容易。

1979年剛剛參加工作時,要在天安門拍照還需要開具介紹信,所以人一直不多,后來雖然拍照不要介紹信了,但還是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來不了北京。在高源收藏的諸多照片中,有一張顯得格外特別。照片中,一位中年男子手里高舉著一張人像,在天安門前完成了這次特殊的合影。據高源介紹,這是一張兒子帶著已故父親照片來天安門圓夢的照片。父親去世前一直想來天安門看看,卻始終沒有機會,這一次做兒子的終于有了機會,就帶了老人的照片一起合影。在漫長的攝影生涯中,高源遇到類似的情況有10次左右,還照過拿著骨灰盒的,拿著照片的,甚至老人拿著孩子骨灰盒的。歲數越大,感觸越深,年輕的時候無所謂,現在歲數大了感觸不一樣。

照片里的歲月流轉

高源記得,1979年自己剛剛上班的時候,拍一張照片需要0.75元,10天可取。用的是海鷗120型號的相機,一天只能拍二三十卷膠卷。如今那款最古老的相機仍被他保存在家里,不時地可以回憶一下當年拍照的動作:兩手端著相機,盡力向下伸好把背帶繃直,才能保證畫面不晃。

1981年,照相館開始使用彩色照相機,畫面好看了很多,照片價格也漲到了每張1.9元,只是等待時間從10天增加到了一個月。照片拍好后,把幾百卷膠卷擱到旅行袋里,給長春到北京來的列車員,列車員帶過去,洗完照片再拿回來,這樣持續了半年左右。

進入21世紀后,拍照越來越普遍,照片打印也越來越方便。很多時候,高源只用手機就能完成紀念照的拍攝。在他看來,拍照好壞和相機關系不大。

除了記憶,那些被保存下來的照片,可能更加直觀地記錄了時光流轉。

在高源保留的照片中,夫妻合影是其中常見的一個主題。其中一張兩位老人拿著證書在天安門前的合影,是高源印象最深的照片之一,兩位老人是五十年金婚,拿著當年的結婚證到天安門照相,很有意義。我還拍過倆人剛登記完,拿著結婚照拍的。

另一張令人動容的夫妻合影拍攝于今年,雖然畫面有些模糊,但兩人牽著手的笑容卻異常生動。高源回憶說,這張照片拍攝于升旗典禮后,由于天氣太早光線有些不足,所以導致畫面有些模糊。在他的印象里,中年夫妻拍照總是很拘謹,像這樣敢于在鏡頭前秀恩愛的并不多。

在天安門拍照的38年里,高源清楚地看到了來自全國各地游客的變化。剛參加工作時,高源和同行通過口音判斷游客的家鄉,一聽說話就能猜出來是哪個省、甚至是哪個縣的,等他寫的時候一看,八九不離十!而現在,高源通過衣服的花色判斷客人的年紀,從前就是四種顏色,黑、白、灰、綠,后來慢慢是喇叭褲、牛仔褲,現在花花綠綠的衣服很多了,年紀越大越敢穿。你到廣場上看到像50多歲的,只要穿得花,肯定就是了。

在高源看來,比起其他類型的照片,紀念照顯得更有意思。通過一張照片,你能看出當時的歷史、環境,人們穿的衣著、服飾,也因此值得自己好好保存。

本版文/本報記者孔令晗實習記者張聰

攝影/本報記者袁藝

線索提供/朱女士

上一篇:養老型商業保險 國稅總局負責人解讀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下一篇:格力集團董事長 周樂偉任格力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法定代表人

相關內容

  • 花束制作 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首次演練制作

    花束制作專題:圖片頻道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

    2020-12-14

  •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 邪惡動漫堪比邪教該打一場電子鴉片戰爭了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以游戲、動漫、網絡文學、直播、小視頻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內容產品,如今日漸風靡。規模巨大、幾乎全民參與的互聯網內容產業,在豐富社會文化與大眾娛樂生活、創造新業態新經濟的同時,也滋生了誨淫誨盜誨黑、誘人沉迷、蠱惑犯罪的網絡精神毒品。半月談記者在北京、江蘇、浙江、廣東、湖南等地調研發現,目前危害較大的網絡精神毒品主要有邪惡動漫與成癮性電子游戲等。其中邪惡動漫大都包含色情、血腥、恐怖、變

    2020-12-14

  •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廣東省政協主席。1945年9月生,廣東中山市人。1978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7年9月參加工作,大學學歷。1963年后,在中山大學中文系中文專業學習。1967年后,大學畢業待分配。1968年后,任臺山縣烽火角0507部隊戰士。1970年后,任廣東省革委會保衛組、省公安廳辦公室辦事員。1982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辦公室副科長。1983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

    2020-12-14

熱門tag

美女图片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