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管癌 全球一半食管癌都在中國到底怎么回事

時間:2020-11-25手機版

中國人總說“民以食為天”,吃的意義是如此重大,但中國人消化疾病腫瘤的患病率卻相對很高,其中尤以食管癌最為典型。2012年,全球的食管癌患者,有一半是中國人[1]。對于饕餮食客來說,食管癌后期無法吞咽的痛苦,又讓病痛加深了一重。

中國為什么會成為食管癌的高發區?中國北方部分地區食管癌的發病率曾冠絕全球,從那些被食管癌詛咒了的縣市里,我們能夠讀出哪些救命的啟示?

食管癌的夢魘

1957年,全國山區生產座談會上,第一次有人匯報了河南林縣“三不通”的問題,說這個地區不僅水不通、路不通,食管也不通,居民們飽受食管癌的折磨[2]。

這個匯報引起了國務院的重視。1959年,河南醫學院的專家人員入駐林縣開始調查,很快發現此處真的如傳說中那樣,擁有極高的食管癌患病率。1959~1970年間,在林縣,食管癌導致的死亡占據了死因的20%[3]。

后來多起流行病學調查顯示,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著一個“食管癌高發帶”。在河北磁縣,1974年時,大約每500個男性就有一個人得食管癌[4]。

2013年4月2日,河南周口沈丘縣孫東樓村,老人的丈夫患食道癌不幸去世。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著一個“食管癌高發帶”/視覺中國

當時這些驚人的數字顯示,林縣等地食管癌患病率居世界之首,引起了全球范圍內的關注[5]。但是,不住在太行山附近的人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1974~1976年,全國涉及8億人的一項大型調查顯示,全中國食管癌的患病率不足林縣的六分之一,但食管癌依然是中國人癌癥死亡的第二大原因(22.3%),僅次于23%的胃癌[3]。

食管和胃這兩個與飲食關系最近的器官,讓中國人愛得最深,也傷得最重。

隨著現代醫學的介入,河南林縣等地乃至全中國的食管癌發病率,稍稍得到控制。然而,中國依然是食管癌的重災區,患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于世界前列。2015年的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有47.8萬新增食管癌病例、37.5萬死亡病例,食管癌是中國發病率排名第三的癌癥,僅次于肺癌和胃癌[6]。

亞洲人口占全球的60%,但卻有全球75%的食管癌病人。即使是跟地域比較接近的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相比,我們的患病率總體上也一騎絕塵、遙遙領先[1]:

亞洲各國的年齡標準化食管癌患病率(AC、SCC為食管癌的兩種分型,藍色為女性,紅色為男性),中國的患病率整體上遠比圖中其他亞洲國家高/Malhotraetal.2017

如今,中國食管癌的分布依然帶有顯著的城鄉差異,農村地區的發病率是城市地區的兩倍以上,太行山一帶,依然是重災區[7]。

另外,飲酒和吸煙是誘發食管癌的兩個危險因素[8,9],而中國恰好就是煙酒大國[10,11]。

東亞人群約有36%的人“喝酒上臉”,只喝一點點也會面部潮紅、惡心頭痛,這種反應主要是因為ALDH2缺乏,這也是傳說中的“亞洲人紅臉綜合癥”。因為缺乏ALDH2這種酶,所以沒辦法代謝酒精在體內生成的致癌性物質乙醛。東亞人的這種體質,可能也是造成食管癌高發的原因之一[12]。

2018年6月21日,墨西哥球迷世界期間豪飲狂歡,不少外國地區,人們喝酒就不容易上臉/希帕圖片社

喝酒上臉的人,更應該限制飲酒而不是硬撐,或是異想天開地想要少量多次地“鍛煉酒量”,因為這不僅容易猝死,還容易長遠地增加患癌的幾率[12]。

對于食管癌來說,喝少量的酒還不至于太過危險。但是煙酒不分家,四川省的一個調查研究發現,如果又煙又酒,那么罹患食管癌的概率將會是同齡人的8.86倍[8]。

2015年5月27日,北京,酒吧內抽煙的女子。抽煙和喝酒會導致女性患食管癌的風險增加/視覺中國

太行山的啟示

然而,飲酒和吸煙這個兩大危險因素,并不足以解釋中國太行山周圍畸高的食管癌發病率。在河南林縣,就連雞的食管癌患病率都比別處的高[13],這說明環境或飲食中肯定存在某些重要的致癌源。

2019年3月13日,河北省,太行山深處的原始山村和山民生活/視覺中國

20世紀70年代開始,中美的醫學機構已經開始合作調查背后的原因。當研究人員走進林縣居民的生活時,他們看到的景象一定十分驚悚。

首先是儲存用具邊的霉菌,和在不當儲存條件下霉變的主食。當時還沒有普及冰箱,研究人員將蒸熟的玉米面饅頭放在室溫中保存3~5天,借此模擬居民們的生活習慣[3]。

2014年9月28日,陜西佳縣泥河溝村,紅棗成熟季節幾場淋雨讓紅棗開裂霉變,產量受到影響/視覺中國

除了主食外,這里的人們習慣吃一種在水中腌制發酵的蔬菜,水面上往往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白色霉菌。在夏季,人們還會將發酵的蔬菜汁水當作飲料飲用[3]。這樣的腌制食物會產生致癌的亞硝酸鹽[14]。

另外,林縣的居民大部分在枯井和水塘取水,這些水多數來自于雨水,混合著生活垃圾和農業肥料,本來就不干凈,之后還要儲存在家里的水缸一段時間再飲用。因此除了食物外,飲水中也存在著高濃度的亞硝酸鹽。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同屬太行山食管癌帶的涉縣和磁縣[15]。

2013年4月12日,山西省晉城市蟒河的河面污染久積而成固體紋狀/視覺中國

除了霉變的吃食外,飲食結構的單一、營養素的缺乏,也是誘發食管癌的高危因素。林縣居民的食譜非常簡單,一鍋摻雜著一點蔬菜的小米粥,在爐子上煮上幾個小時,便是一頓飯的全部。大部分的能量來源就是谷物,蔬菜水果攝入很少,能量來源只有不到1%來自于動物產品[3]。

民再以食為天,也無法改變物質貧瘠的事實。1985年,中美合作推行了“林縣營養干預實驗”,給選定的參與者服用各種營養素補充劑。這個實驗持續了5年多,最后內鏡檢查發現,補充了胡蘿卜素、維生素E和硒的實驗組人群中,患食管癌的人數較對照組少42%[16]。

林縣居民愛吃燙食的壞習慣也受到了廣泛重視。1965年,研究人員察覺到,這里的大多數居民都有燙食的習慣,有些人甚至可以習以為常地吞下80~88攝氏度的滾燙食物。

在實驗室里,被灌飲75攝氏度以上燙水的小鼠的食管內會出現急性炎癥反應,數天后,就會出現潰瘍和粘膜再生,這樣的損傷可能是食管癌的誘因之一[3,17]。

2007~2010年,針對中國南方地區的一項病例對照分析顯示,平常有燙食習慣的人,罹患食管癌的可能提高了3倍。這種危險隨食飲食溫度的上升而上漲,那些自稱會吃“非常燙”東西的人,患食管癌的危險性是常人的8倍[18]。

常吃燙食也容易增加患食道癌的機率,火鍋里的食物撈出來直接趁熱吃就是一個壞習慣/希帕圖片社

改革開放后,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蔬菜水果的攝入增多、食物冷藏手段的飛躍,太行山一帶的食管癌發病率才漸漸下降。過去食管癌的高發不僅是習慣和觀念問題,還有很大部分要歸咎于落后的經濟水平。

霉變食物、食譜單一、愛吃燙食,這幾種禍從口入的行為,是前人用生命的代價發現的,實在為我們敲響了警鐘,警醒我們不要重蹈覆轍。另外,南方地區的研究也顯示,進食過快、高頻率地攝入油炸燒烤食物也會提高患食管癌的風險[18]。再好吃的東西,恐怕也要節制啊。

進退無路的困境

食管癌是一種隱匿而兇險的疾病。早期根本沒有什么特別的癥狀,大多數病人都是因為感覺吞咽困難去就診,一確診往往發現腫瘤已經大到壓迫擠占食道,那時候便已是晚期[19]。

根據默沙東診療手冊,目前對于食管癌,沒有特別有效的療法,患者的結局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腫瘤的分期。如果是最早期腫瘤局限在黏膜表面的病人,那么5年生存率可以達到約80%[9],但由于大多數人就診時已經是晚期,無法積極治療,所以生存率極低,5年生存率不到10%[19]。

除了生存率低之外,生活質量差也是一大磨難。2013年發表的一項調查顯示,吞咽困難、無法吃飯、疼痛和咳嗽困難是影響食管癌患者總體健康狀況的最重要因素[20]。

2013年4月8日,河南漯河市舞陽縣,一位患有食道癌的老人,如今一個人住。十幾年前,他的妻子也因為胃癌去世/視覺中國

很多晚期病人無法承受放療化療帶來的副作用,因此只能采取姑息治療,盡量減輕食管梗阻和壓迫癥狀,讓患者能夠經口自主進食。在這個階段,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病人無法進食、連水都吞不下的痛苦。

有人會進行食管擴張術,但緩解時間常常只能持續幾天,比較長效的方法,就是在食管里放一個金屬支架,硬生生撐開被腫瘤擠壓變形的食管,才能勉強讓食物通過。

大多數人奔波了一輩子都只是為了吃飯糊口,末了遇上這樣的狀況,普遍會感到無望和抑郁。不僅是患者本人,抑郁的常常包括患者的家屬及照料者。2014年,湖北一項調查顯示,約一半的食管癌患者家屬會感到無望和抑郁[21]。

2013年6月3日,安徽省阜陽市穎上縣,一位老人2011年查出食道癌,2012年做完手術/視覺中國

在絕望之下,很可能就會病急亂投醫,聽信虛假醫療廣告包治百病的宣傳。2015年,新疆兵團第一師醫院發表的調查顯示,該院過去接受的172例食管癌患者中,有45人遭遇了游醫及虛假廣告的哄騙。游醫們不僅騙人的錢,還要害人的命,最終這45人中,有43人的診療因此被延誤[22]。

然而,毫無專業知識的病人被騙,很難說是他們的錯。舉個例子,在國家專利局的官網上搜索“食管癌藥物”,能夠發現很多獲得了國家專利的“新型”草藥配方。

這些“新型”配方沒有一個能通過嚴苛的臨床實驗,卻依然大言不慚地在專利說明書里寫出諸如“92%有效率”這樣的數字,病人如果被這樣的官方文件蒙騙,那也很正常。有的通過專利審核的偏方居然張口就要30千克的紫河車(人胎盤)[23]。

騙子不能戰勝食管癌,過去幾十年,最能夠戰勝食管癌的,是科學的飲食生活習慣和定期的篩查。如果可以,大家還是少點胡吃海塞比較好。

本文科學性已經過秋慕?。ㄇ迦A大學生物醫學工程)、鄭一昕(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實驗醫學)審核。

參考文獻:

[1]Malhotra,G.K.;Yanala,U.;Ravipati,A.;Follet,M.;Vijayakumar,M.;Are,C.Globaltrendsinesophagealcancer.J.Surg.Oncol.2017,115,564–579,doi:10.1002/jso.24592.

[2]王立東;宋昕;趙學科;韓文莉;周福有;高社干河南省食管癌高發現場防治和實驗室研究60年回顧與展望.鄭州大學學報(醫學版)2019,54,149–159.

[3]Yang,C.S.ResearchonesophagealcancerinChina:areview.CancerRes.1980,40,2633–44,doi:10.1007/s10896-006-9020-8.

[4]He,Y.-T.;Hou,J.;Chen,Z.-F.;Qiao,C.-Y.;Song,G.-H.;Meng,F.-S.;Jin,H.-X.;Chen,C.Decreaseintheesophagealcancerincidencerateinmountainousbutnotlevelpartsofcixiancounty,China,over29years.AsianPacificJ.CancerPrev.2005,6,510–514.

[5]Lin,Y.;Totsuka,Y.;Shan,B.;Wang,C.;Wei,W.;Qiao,Y.;Kikuchi,S.;Inoue,M.;Tanaka,H.;He,Y.Esophagealcancerinhigh-riskareasofChina:researchprogressandchallenges.Ann.Epidemiol.2017,27,215–221,doi:10.1016/j.annepidem.2016.11.004.

[6]Chen,W.;Zheng,R.;Baade,P.D.;Zhang,S.;Zeng,H.;Bray,F.;Jemal,A.;Yu,X.Q.;He,J.CancerstatisticsinChina,2015.CA.CancerJ.Clin.2016,66,115–132,doi:10.3322/caac.21338.

[7]Chen,W.;Zheng,R.;Zeng,H.;Zhang,S.;He,J.AnnualreportonstatusofcancerinChina,2011.ChineseJ.CancerRes.2015,27,2–12,doi:10.3978/j.issn.1000-9604.2015.01.06.

[8]Yang,C.;Wang,H.;Wang,Z.;Du,H.;Tao,D.;Mu,X.;Chen,H.;Lei,Y.;Matsuo,K.;Tajima,K.RiskFactorsforEsophagealCancer?:aCase-controlStudyinSouth-westernChina.AsianPacificJ.CancerPrev.2005,6,48–53.

[9]食管癌.默沙東診療手冊

[10]Malhotra,G.K.;Yanala,U.;Ravipati,A.;Follet,M.;Vijayakumar,M.;Are,C.Globaltrendsinesophagealcancer.J.Surg.Oncol.2017,115,564–579,doi:10.1002/jso.24592.

[11]王立東;宋昕;趙學科;韓文莉;周福有;高社干河南省食管癌高發現場防治和實驗室研究60年回顧與展望.鄭州大學學報(醫學版)2019,54,149–159.

[12]Yang,C.S.ResearchonesophagealcancerinChina:areview.CancerRes.1980,40,2633–44,doi:10.1007/s10896-006-9020-8.

[12]He,Y.-T.;Hou,J.;Chen,Z.-F.;Qiao,C.-Y.;Song,G.-H.;Meng,F.-S.;Jin,H.-X.;Chen,C.Decreaseintheesophagealcancerincidencerateinmountainousbutnotlevelpartsofcixiancounty,China,over29years.AsianPacificJ.CancerPrev.2005,6,510–514.

5.Lin,Y.;Totsuka,Y.;Shan,B.;Wang,C.;Wei,W.;Qiao,Y.;Kikuchi,S.;Inoue,M.;Tanaka,H.;He,Y.Esophagealcancerinhigh-riskareasofChina:researchprogressandchallenges.Ann.Epidemiol.2017,27,215–221,doi:10.1016/j.annepidem.2016.11.004.

6.Chen,W.;Zheng,R.;Baade,P.D.;Zhang,S.;Zeng,H.;Bray,F.;Jemal,A.;Yu,X.Q.;He,J.CancerstatisticsinChina,2015.CA.CancerJ.Clin.2016,66,115–132,doi:10.3322/caac.21338.

7.Chen,W.;Zheng,R.;Zeng,H.;Zhang,S.;He,J.AnnualreportonstatusofcancerinChina,2011.ChineseJ.CancerRes.2015,27,2–12,doi:10.3978/j.issn.1000-9604.2015.01.06.

8.Yang,C.;Wang,H.;Wang,Z.;Du,H.;Tao,D.;Mu,X.;Chen,H.;Lei,Y.;Matsuo,K.;Tajima,K.RiskFactorsforEsophagealCancer?:aCase-controlStudyinSouth-westernChina.AsianPacificJ.CancerPrev.2005,6,48–53.

9.Feng,L.I.U.;Baolin,S.U.N.;Shouqiang,Y.U.;Yonghui,Q.;Zhiliang,Z.;Yong,W.;Mingwei,H.U.;Kunpeng,W.U.;Jun,Z.H.U.;Surgery,C.;People,N.L.食管癌手術患者的生存率及其影響因素分析.武警醫學2018,29,4–7.

10.Guo,X.;Huang,Y.G.ThedevelopmentofalcoholpolicyincontemporaryChina.J.FoodDrugAnal.2015,23,19–29,doi:10.1016/j.jfda.2014.05.002.

11.Li,S.;Ma,C.;Xi,B.TobaccocontrolinChina:stillalongwaytogo.Lancet2016,387,1375–1376,doi:10.1016/S0140-6736(16)30080-0.

12.Brooks,P.J.;Enoch,M.;Goldman,D.;Li,T.;Yokoyama,A.TheAlcoholFlushingResponse:AnUnrecognizedRiskFactorforEsophagealCancerfromAlcoholConsumption.PLoSMed.2009,6,e1000050,doi:10.1371/journal.pmed.1000050.

13.Rubio,C.A.;Liu,F.S.Spontaneoussquamouscarcinomaoftheesophagusinchickens.Cancer1989,64,2511–4.

14.Islami,F.;Ren,J.;Taylor,P.R.;Kamangar,F.Pickledvegetablesandtheriskofoesophagealcancer:ameta-analysis.Br.J.Cancer2009,101,1641–1647,doi:10.1038/sj.bjc.6605372.

15.Zhang,N.;Yu,C.;Wen,D.;Chen,J.;Ling,Y.;Terajima,K.;Akazawa,K.;Shan,B.;Wang,S.AssociationofNitrogenCompoundsinDrinkingWaterwithIncidenceofEsophagealSquamousCellCarcinomainShexian,China.TohokuJ.Exp.Med.2012,226,11–17,doi:10.1620/tjem.226.11.

16.Taylor,P.R.;Li,B.;Dawsey,S.M.;Li,J.Y.;Yang,C.S.;Guo,W.;Blot,W.J.Preventionofesophagealcancer:thenutritioninterventiontrialsinLinxian,China.LinxianNutritionInterventionTrialsStudyGroup.CancerRes.1994,54,2029s–2031s.

17.Chen,Y.;Tong,Y.;Yang,C.;Gan,Y.;Sun,H.;Bi,H.;Cao,S.;Yin,X.;Lu,Z.Consumptionofhotbeveragesandfoodsandtheriskofesophagealcancer:ameta-analysisofobservationalstudies.BMCCancer2015,15,449,doi:10.1186/s12885-015-1185-1.

18.Lin,J.;Zeng,R.;Cao,W.;Luo,R.;Chen,J.;Lin,Y.HotbeverageandfoodintakeandesophagealcancerinsouthernChina.AsianPac.J.CancerPrev.2011,12,2189–92.

19.常曉松;甄鵬;王俊杰食管癌放化療后局部復發挽救性治療的研究進展.癌癥進展2018,1582–1588.

20.張晴晴;戚艷波;萬崇華;李高峰;羅家洪;孟瓊食管癌患者生命質量的影響因素分析.廣東醫學2013,34,1842–1844.

21.Lightdale,C.J.PracticeguidelinesEsophagealCancer.Am.J.Gastroenterol.1999,94,20–29.

22.歐陽燕;韓燕紅;鄧云云;李蕾;吳玉琴;張幽蘭食管癌患者家庭照顧者的無望感及抑郁狀況調查.解放軍護理雜志2014,27–30.

23.杜仰恩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發明專CN1298359C2006.

24.唐文瑞;陳霖祥;方佳英;羅家逸;林昆2003-2010年中國人群食管癌的流行特征.汕頭大學醫學院學報2013,26,233–238.

上一篇:北京地下全是空的 北京最大的秘密一個被封閉的巨大地下迷宮下一篇:男子肚大如懷三胞胎 男子肚大如懷三胞胎 翻身困難坐著睡覺

相關內容

  • 花束制作 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首次演練制作

    花束制作專題:圖片頻道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

    2020-12-14

  •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 邪惡動漫堪比邪教該打一場電子鴉片戰爭了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以游戲、動漫、網絡文學、直播、小視頻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內容產品,如今日漸風靡。規模巨大、幾乎全民參與的互聯網內容產業,在豐富社會文化與大眾娛樂生活、創造新業態新經濟的同時,也滋生了誨淫誨盜誨黑、誘人沉迷、蠱惑犯罪的網絡精神毒品。半月談記者在北京、江蘇、浙江、廣東、湖南等地調研發現,目前危害較大的網絡精神毒品主要有邪惡動漫與成癮性電子游戲等。其中邪惡動漫大都包含色情、血腥、恐怖、變

    2020-12-14

  •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廣東省政協主席。1945年9月生,廣東中山市人。1978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7年9月參加工作,大學學歷。1963年后,在中山大學中文系中文專業學習。1967年后,大學畢業待分配。1968年后,任臺山縣烽火角0507部隊戰士。1970年后,任廣東省革委會保衛組、省公安廳辦公室辦事員。1982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辦公室副科長。1983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

    2020-12-14

熱門tag

美女图片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