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天然 中國人迷信的純天然食品都是騙人的

時間:2020-11-25手機版

“現在的食品安全問題非常嚴峻”,當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八成后面會來上一句,“我們的純天然食品如何如何安全健康”。

不僅是商家愛吹捧純天然,事實上很多人也相信,農家自己種植的蔬菜一定比大棚種植、工業化生產的蔬菜更健康,使用農家肥的菜也一定比使用化肥的更安全有營養。很多人甚至身體力行地自己種起蔬菜來,力求頓頓都是純天然。

費了這么大的勁,你最后可能發現,“純天然”這個詞,從造出來開始就是為了騙你。

純天然本來就是偽概念

在食品安全分類中,并沒有純天然這一分類,這是一個完全被商家造出來的概念。

按照中國目前現在的食品安全分類分級,主要有四類。分別是常規食品、無公害食品、綠色食品和有機食品。

2004年2月6日,山東省濰坊市一家大型超市內,顧客正在“綠色食品”標志牌下選購蔬菜/視覺中國

常規食品就是在一般生態環境和生產條件下,生產和加工的產品,需要經過縣級及以上衛生防疫或質檢部門檢驗,也是最常見的食品。無公害食品則需要經過省一級以上農業行政主管部門認證,這種食品可以使用限定的農藥化肥,但有害物質必須控制在安全允許的范圍內。

無公害已經是食品中安全有保證的了,比無公害食品要求還要高的,是綠色食品和有機食品。綠色食品在生長過程中只能允許限時、限量、限品種地使用安全性較高的化肥、農藥,并嚴格按照相關的生產流程操作。在國家農業部下屬的機構認證后,企業才能使用綠色食品標志。

而有機食品,原料必須來自有機農業,生產過程中不能使用人工合成的肥料、農藥、生長調節劑和飼料添加劑,當然也不允許有轉基因。經過相關組織的檢查之后,才能使用這一標識。而且,有機提倡的是與生態環境的平衡,它并不意味著食品絕對更好更安全。

食品的安全標識,只有經過相關機構的檢驗和認證后,才能打上這些標識/網絡

我們先不說在國內這些產品認證上可能出現的仿冒和濫用的情況,單從定義上說,不管是國內還是國際,食品都沒有“純天然”這個說法,也沒有任何單位能證明這是“純天然食品”。事實上,80年代中國關于“純天然”的零星記錄,還只是關于日本的絲織品,直到90年代才有“純天然食品”的提法。

在食品的安全體系中,最接近很多人想象中的“純天然”定義的是“有機食品”。但它的生產條件即便是環境優良的農村和山區也不一定能達到。

有機食品要求在整塊的土地上生產,而且要遠離城區、礦區、主干道,常規的生產地至少要兩到三年才能轉換為有機食品產地。這么嚴格的要求,就是因為,想在有污染的大環境下自己獨善其身,開辟一塊小菜地種出純天然是不可能的。

2013年06月04日,北京,留洋女博士石嫣和她的有機農業。有機蔬菜的蟲害其實很嚴重,他們不得不給西紅柿搭上“蚊帳”/視覺中國

拿農藥來說,你不用農藥并不代表土地里沒農藥。如果以前用過農藥,它們也可能殘留在土壤中。對捷克土壤中農藥殘留的研究發現,在有機氯農藥被禁止使用20年后,在表層土壤中仍然會有有機氯存在。

你想一下,只要有汽車把蔬菜運出去,就不會有純天然的空氣。事實上,空氣中的農藥、工業廢氣或者粉塵等,水中的污染、農藥殘留等,都會通過環境作用影響到蔬菜種植。

就算是對環境要求極高的有機種植,只要一片地區不是全部進行有機種植,種植時沒有與常規種植隔離,作物都會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更何況標榜著完全無污染的“純天然”。

2018年11月8日,在江西省某地正在日曬茶籽,生產傳統榨茶油。但這種晾曬方式也可能混入灰塵和污染物,未必就真的健康/視覺中國

當然,你以為“純天然”的招牌最重要的是質量,實際上對普通人影響最大的卻是價錢。它們做不到有機食品的條件和認證,卻能通過造一個概念賣到有機食品的價格。由于有機食品對條件要求高,產量低,通常會比普通食品貴50%以上。

要知道,發達國家的有機食品占比通常也只有5%-8%,中國真正的有機食品市場占有率不足1%?;ù箦X買到的“純天然”到底是什么,我們就不知道了。

農藥不可怕,農家肥也沒那么好

不過你可能又會想,就算要求環境絕對純天然不太可行,那農民自家種植的不打農藥不用化肥的總比外面買的大棚種植或者工業生產的蔬菜好多了吧。

但實際上,這可能也是一廂情愿的想法罷了。在缺乏相應技術和支持的情況下,想要讓農民完全不打農藥很難。

對國內外農業的研究都發現,由于缺少蟲害管理知識,農民經常過高估計蟲害帶來的損失,農藥價格下降時,農藥使用量會增加,但是價格上升時,農藥使用卻不會大幅減少。2000年經濟學家黃季焜的研究顯示,平均來看,當農藥價格上漲50%時,農藥使用量只會有1.1%的減少。

2014年7月27日,江蘇省淮安市,村民利用早晚時間,噴灑農藥,突擊防治水稻病蟲害/視覺中國

如果完全寄希望于農民自己通過高度的自覺不使用農藥,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蟲害對他們收入的影響更大。

但這并不是完全無解的。如果農民加入到農業合作組織中,農藥的使用就會減少。這是因為只有種植規模達到一定程度,才更有能力使用無污染無公害的新型技術。

就拿有機食品來說,生產條件已經夠高了吧,但也不能保證完全沒有蟲害。有了蟲害又不能使用農藥怎么辦,就可以使用性誘劑技術、頻振式殺蟲燈和黏蟲色板誘殺害蟲技術等生物、物理的方法來殺蟲。而這些設備本身又有較高的成本和技術,在大規模的生產中才更有可能應用。

2013年7月31日,江蘇無錫,村民觀察太陽能殺蟲燈使用效果/視覺中國

你覺得有蟲眼的蔬菜才是沒用農藥的好蔬菜,但你看到的蟲眼,背后可能都是寄生蟲和病菌,這就不光是吃個小蟲補充蛋白質的事了。

雖然蟲卵病菌在清洗和高溫烹飪的過程中都可以殺死,但農藥殘留本身也可以在清洗的過程中去除。最糟糕的就是,你聽信了純天然的食物更好,于是一定要買農家肥的芹菜西紅柿,另一方面又相信高溫烹飪不利于保存維生素,愛上了生吃,那就有問題了。

即便你身體力行地種了菜,告訴我們不用農藥一樣可以種好,這些蔬菜也未必就是真的安全。因為農家肥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天然健康。

2013年對華北地區有機肥的分析顯示,如果按照德國腐熟堆肥標準,有機肥中的大部分重金屬都超標,其中鉻、銅、鉛、鋅、鎳、汞的超標率分別為8.33%、13.89%、16.67%、19.44%、2.78%、11.11%。

2018年10月8日,在山東煙臺農科院冬小麥試驗田,農民在施撒有機肥準備播種。相比于直接使用大糞,有機肥已經安全了很多,但仍然有重金屬超標的問題/視覺中國

事實上,中國有機食品的標準中就規定,生產中要限制使用人糞尿,必須使用時,也要按要求進行充分腐熟和無害化處理,并不得與作物食用部分接觸,而且禁止在葉菜類、塊莖類和塊根類作物上施用。

而且,不僅是肥料會污染蔬菜,對浙江396個農民的調查顯示,有70.20%的菜農會直接用麻袋或者大筐銷售,這也可能在運輸的過程中帶來其它污染,比如用裝過化肥的袋子裝菜。

普通人該做的,還真不是一味地買“純天然”蔬菜,把買到的菜洗干凈、煮熟再吃,反倒更重要。真要擔心有害物質殘留等安全問題,無公害食品比純天然靠譜多了。

食品的工業化生產更能保證質量

你可能要說,別的不管了,只吃自己做的飯,不吃那些有食品添加劑的東西、也不讓孩子吃零食,總沒問題吧?但其實很多人都誤會了食品加工行業。

比如,同樣是一根玉米,在地里現采現摘送到你面前的純天然,就會比真空包裝的玉米棒或者玉米罐頭更安全營養嗎,未必。

決定食品安全的不僅僅有生產的過程,還會有運輸、儲存和銷售等多個環節,產業鏈條越長、環節越多,發生食品污染的概率越大。想象一下,800km外的深山生產出來的玉米,不經過滅菌處理、包裝運輸、食品保鮮,是怎么送到你面前的?

2012年8月2日,廣西某食品公司,工人正在對流水線上自動剝好皮的甜玉米進行分揀加工/視覺中國

沒有食品工業,完全追求“純天然”,就意味著生產到運輸是沒有經過質量控制的。但很多食品,比如蜂蜜、柿餅、紅薯干等,雖然打著純天然的旗號,但同樣需要加工。小作坊的生產方式——也就是所謂原生態、純天然、古法手作的方式,更不安全可靠。

怎樣才能控制食品的安全,現在國際上被公認最為有效的方式是HACCP食品安全控制措施。就是通過一整套的流程,控制影響食品安全的危害臨界點,從而保證食品健康。實施同樣的HACCP措施,小規模企業會承擔比大企業更大的成本,因此,他們使用這套流程的可能性更低,難度更大。

20世紀80年代,HACCP開始引入中國,但直到2008年才有3000多家企業通過認證,這些企業主要就是大中型食品企業。2017年國家質檢總局調查對2370家食品相關產品抽查顯示,小企業的不合格率遠高于大中型企業,以切片機、和面機等食品機械為例,大中小企業的不合格產品檢出率分別為29.4%、53.8%、62.2%。

2013年3月27日,武漢,一處臨時搭起的木棚內,有人用廉價牛血來做豬血食品/視覺中國

很多人對食品工業的恐慌無非是因為使用了食品添加劑。但合格的食品廠可以利用嚴格的生產和保存技術,讓有些食品完全不使用防腐劑,比如罐頭、鐵罐裝的八寶粥和飲料、干麥片、方便面等。這些生產工藝需要的大型機器,可不是聲稱是純天然小手工坊能夠提供的。

就算真的有添加劑甚至防腐劑,也遠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是允許的添加劑種類,在允許的劑量下添加,都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

800km外的玉米,在送過來的過程中可能因為天氣、運輸環境等原因,被污染或長出霉菌,看不出來,吃下去卻有實在的傷害。但是加工的玉米,一開始就經過了滅菌處理,即便添加了防腐劑,也照樣安全。再直白點說,沒有食品工業以及食品防腐劑,市面上絕大多數的食物你可能都吃不到。

2013年10月9日,西安市,公路上晾曬的包谷粒延綿5公里,過往車輛看到了只好小心通過/視覺中國

而且,在營養成分上,無論是有機產品還是普通產品都不會有太大的差別,更不要說難以定義的“純天然”食品了,但在安全性上隨便比較一下,很多商家打出的“純天然”,才是真的不靠譜。

“純天然”作為一種環保理念,號召大家使用可持續的、生態的方式種植,當然沒問題。但你要是真信了世界上有純天然的食物、只有純天然的食物才能吃、只有遠離現代科技才能有純天然,那就真沒什么可吃的了。

本文已經過中國營養學會會員桑自立審核。

參考文獻:

[1]李新生.食品安全與中國安全食品的發展現狀[J].食品科學,2003(08):250-255.

[2]吳建繁,王運華.無公害蔬菜營養與施肥研究進展[J].植物學通報,2000(06):492-503.

[3]張秀玲.中國農產品農藥殘留成因與影響研究[D].江南大學,2013.

[4]周潔紅.生鮮蔬菜質量安全管理問題研究[D].浙江大學,2005.

[5]周潔紅.農戶蔬菜質量安全控制行為及其影響因素分析——基于浙江省396戶菜農的實證分析[J].中國農村經濟,2006(11):25-34.

[6]劉榮樂,李書田,王秀斌,王敏.我國商品有機肥料和有機廢棄物中重金屬的含量狀況與分析[J].農業環境科學學報,2005(02):392-397.

[7]杜永臣,胡鴻,劉鳳權,陳勁楓,王青立,莊勇.美國有機蔬菜產業發展現狀及其啟示[J].中國蔬菜,2010(19):9-11.

[8]有機產品國家標準(GB/T19630-2011)

[9]劉錄民.我國食品安全監管體系研究[D].西北農林科技大學,2009.

[10]盛麗,蘇碧泉.新型食品防腐劑山梨酸[J].化學教育,2004(07):8-10+15.

[11]王飛,趙立欣等.華北地區畜禽糞便有機肥中重金屬含量及溯源分析[J].農業工程學報,2013,29(19):202-208.

[12]HuangJ,QiaoF,ZhangL,etal.Farmpesticide,riceproduction,andhumanhealth[J].CCAP'sProjectReport,2000,11.

[13]WilliamsonS,BallA,PrettyJ.TrendsinpesticideuseanddriversforsaferpestmanagementinfourAfricancountries[J].Cropprotection,2008,27(10):1327-1334.

[14]區繼軍,任文鋒,張玉蓮,等.廣州地區可生吃新鮮蔬菜人體腸道寄生蟲污染狀況調查[J].中國食品衛生雜志,2005,17(6):537-539.

上一篇:熊德明 討薪農婦熊德明要以自己名字申請注冊商標下一篇:撲克牌殺人案 云南發撲克通緝令神秘黑桃A無照片 殺人在逃20年

相關內容

  • 花束制作 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首次演練制作

    花束制作專題:圖片頻道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2008年7月24日,奧運花卉配送中心第一次進行奧運頒獎花束“紅紅火火”制作配送演練。當日,50名從全國精選出來的園藝師,在兩名花藝大師的指揮下,開始奧運前的模擬演練。(圖片來源:CFP

    2020-12-14

  •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 邪惡動漫堪比邪教該打一場電子鴉片戰爭了

    日本少女漫畫無翼鳥以游戲、動漫、網絡文學、直播、小視頻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內容產品,如今日漸風靡。規模巨大、幾乎全民參與的互聯網內容產業,在豐富社會文化與大眾娛樂生活、創造新業態新經濟的同時,也滋生了誨淫誨盜誨黑、誘人沉迷、蠱惑犯罪的網絡精神毒品。半月談記者在北京、江蘇、浙江、廣東、湖南等地調研發現,目前危害較大的網絡精神毒品主要有邪惡動漫與成癮性電子游戲等。其中邪惡動漫大都包含色情、血腥、恐怖、變

    2020-12-14

  •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

    陳紹基簡歷廣東省政協主席。1945年9月生,廣東中山市人。1978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7年9月參加工作,大學學歷。1963年后,在中山大學中文系中文專業學習。1967年后,大學畢業待分配。1968年后,任臺山縣烽火角0507部隊戰士。1970年后,任廣東省革委會保衛組、省公安廳辦公室辦事員。1982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辦公室副科長。1983年后,任廣東省公安廳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

    2020-12-14

熱門tag

美女图片131